•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这些都是真实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0-11-11 00:01:39   

    这是后来的事情。自从上次去刘匀宏他们店子里被他上了后,我发誓不再去那家店子做头髮了,避免

    和他有接触。虽然充了钱,不要了就是了,我可不想再被骗一次。上一次的教训已经够惨痛了。

    但是这才过几天,星期六。我男朋友说他头髮长了想去打理一下,说正好在那家店子充了钱,就去那里弄

    好了。我说:“你自己去就行了,我不想去。”他非要拉着我说叫我陪着一起去,觉得自己一个人太无聊

    了,死活要拉着我一起去。我又找不到什么好的藉口,可能是因为心虚吧,推脱说多了感觉自己都沒有底

    气了,就厚着脸跟他去了。我也给自己壮胆,我男朋友在,他总不敢怎么样吧。

    刚进店子,他们店长陈莉就过来了,对我说:“哎呀,思佳,你今天好漂亮哦!週末哪里去耍嘛?”

    我今天确实穿的挺漂亮的,一套鹅黄色的连衣裙,平底的小船鞋前面有一个很乖的蝴蝶结,带了一根纯银

    的小手鍊,这是我最最喜欢的一根手鍊,是从云南带回来的。

    女生都喜欢听人家夸自己,我也不例外。一听陈莉说我今天打扮漂亮,我就特开心,本来想和她聊两句,

    但是脑海里忽然出现了那张她一只手握着一个阴茎,嘴里还含着一个的相片,立马就沒有心情了。随便敷

    衍了两句我就说我洗吹一下就行了。

    我点了8号洗头妹妹,我长期都是让她给我洗,感觉她按摩按的很好。

    在美髮厅大厅里沒有看见刘匀宏,我以为他今天沒有上班,心里感觉放松了一下,正往洗头房里走,他正

    好从里面出来,撞了个正着,他看着我笑了笑。

    我赶紧埋着头往里走,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刚躺下,忽然想到那天就是在这种洗头床上被人家欺负的,

    忽然一下又坐了起来,把准备给我埝毛巾的妹妹吓了一跳。我男朋友在旁边问我:“怎么了??”我赶忙

    说:“沒事,刚才躺的不舒服。”然后慢慢的躺了下去。

    我男朋友根本不知道我就在这店子里被人家当性玩具一样整整玩了三个小时。

    洗完了头,洗头妹妹用毛巾给我裹了一下问我要几号师傅给我吹头髮。我知道刘匀宏是4号师傅,所以我绝

    对不会选4号。我说:“1号师傅吧。”妹妹说:“1号师傅,您的客户。”

    然后我就坐到了1号镜子前。1号师傅正打算给我吹头髮,他的电话响了,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很着急,然后

    他给我说:“美女,不好意思,我这突然有点事,我让其他师傅给你吹吧。”我也沒想太多就同意了。

    他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美髮店,我就坐着等哪位师傅来给我吹头髮。当我感觉有人拿着吹风过来的时候我抬

    头一看,镜子里面我身后站的就是刘匀宏!!

    天啊!怎么能是他?我一下不知所措。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什么,他摸了摸他的裤裆,然后对我笑了笑

    。我一下慌了神,他问我:“美女?怎么吹?”我敷衍了一句:“随便吧。”

    我真想赶快吹好了赶快离开。

    弄好后,男朋友带着我去了公园,晚上逛了商场,吃了夜宵,一天过的很开心,也就把上午的事忘记了。

    星期天,一大早,男朋友接到电话说下午要和他们经理去一趟武汉,估计要出差1个星期,好像是说武汉的

    代理商的庆典活动需要他们去帮忙策划。沒办法,一个上午我只能依依不捨的帮他收拾行李,然后我们在

    家里缠绵了一下。

    下午3点过,他和他们经理一起去了机场,留下我一个人在家里。

    不知道能幹什么,用手机自拍了一下,发了个说说“男朋友出差1个星期,唉!难过啊。”沒有10分钟,我

    看到有人来评论我的说说,点开一看,居然是刘匀宏。他说:“思佳,要不要哥哥来陪你?”

    我才想起来,我忘记把他从微信里面删除了。赶忙把他给删了。希望不会再收到他的信息。

    一会儿马姐来电话说丽姐今天出来“放风”了,要请我们吃饭。太好了,终于可以蹭顿饭吃了。

    但是丽姐说的麻辣兔店子有点远,我便开了车去。还好我们不像男人,吃饭必喝酒。晚上回来的时候遇到

    路上查酒驾,真心觉得不喝酒就是好。

    刚把车停到库里,看到有个人站在车面前,刘匀宏!!我一下慌了,他来幹什么?我忽然一下很后悔让他

    那天送我回来,他都知道我住哪里了,怎么办啊。

    我不敢下车,把车门反锁起来。他似乎也沒有什么太诧异的感觉,走到车窗边来说:“思佳,对不起拉。

    ”“我那天是沖昏头了,对不起,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我对他说:“走开,不然我就报警了。”“我不想看到你。你不出现就行了。”

    他沒有走开,把左手提的东西拿起来给我看。是一袋子水果,有苹果、有火龙果、还有车厘子。我问他:

    “什么意思?”他说:“真心的对不起你,思佳,这是我的一点诚意,希望你收下。”

    我看到他说话的样子很温柔,又感觉很真诚,就觉得他可能真的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吧。

    其实女人啊就是心软,人家说几句好话,什么都信了。后来我才觉得自己太傻了,这种人狗改不了吃屎,

    怎么可能就这么改过自新了嘛。

    我感觉他沒有什么恶意,就打开了车门。我说:“水果我收下了,你走吧。”然后自顾自的提着水果往电

    梯走去。他也跟了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我惊吓的一撒手,水果散了一地。我赶忙摀住胸口说:“你幹

    嘛!”我以为他又发疯了,沒想到他却说:“对不起,我看你提的挺累的,这袋子水果是有点重,说帮你

    提一下呢。抱歉吓到你了。”然后蹲在地上一个一个的水果捡起来,髒了的还用纸擦干净。

    我忽然觉得他也不是这么可恶,至少蹲下去捡水果的时候让我还是有一点感动,觉得会不会自己错怪他了

    他提着水果对我说:“走吧,我送你上楼。”

    我们一起进了电梯,我住的是10楼,我们那层楼一共只有4户人,但是有两户都是老年人,经常关门闭户的

    从来沒有打过招唿,还有一户是一对40岁左右的夫妻和他们的孩子,但是常年在外,很少回来,就算回来

    也就是住个一两天就走了。可能是在外上班的吧。

    到了门口,我拿出钥匙,也顺手接过了他手里的水果,说:“好了,我到家了。谢谢你的水果。”他似乎

    也感觉到了我的“逐客令”。虽然我沒有再这么恨他,但是也不希望他来我家里。

    他说:“这才8点过,时间还比较早,我想和你聊一会儿,一会儿就走。”我提高了一点警觉性问他:“聊

    什么?”他笑了笑说:“沒什么,就是可能下个月他就要辞职了,打算回老家去。”他觉得要走了,还是

    想和朋友们都再聊聊,以后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了。

    我当时也心软,就同意了。开了家门,给他拿了双拖鞋,然后请他进来坐沙发上,也给他接了杯水。忽然

    电话响了,是男朋友打来的。这次分开要1个星期,还是有点捨不得,所以一聊就聊上劲了,我也沒有管刘

    匀宏,让他自己看电视。我则自顾自的一边打电话一边进卧室去换睡裙。

    现在想想,我怎么这么沒有安全意识呢。明明外面有个人,而且还欺负过自己的,我居然还敢换成睡裙,

    这不是自找么。

    电话打完了,衣服也换好了。我来到客厅,他坐的是沙发中间,我又有点害怕不敢挨着他坐,可是我们家

    沙发只有这么大,沒办法,我就只好抬了根独凳坐在他对面,相隔一个茶几。

    他也东拉西扯的聊了半天,其实也沒什么重要事情,就是问问我最近工作顺利么、男朋友对我好么、平时

    跟朋友们怎么玩什么的。

    我也随便的回答着,时不时的又看看电视。这样有一句每一句的时间一晃就10点过了。我正准备回头对他

    说差不多我要睡觉了,都这么晚了。忽然看到他的裤裆翘的很高。

    我下意识的看了下自己。因为是在自己家里,所以有些动作就比较得开,我穿的是米白色的睡裙,上面有

    些小熊头像,但是这个睡裙很短,只在大腿根部往下一点点,因为刚才坐的时候沒有特別注意,整个裙子

    往上翻了一点,整个大腿都露了出来,内裤都露了不少。况且今天我穿的是一条紫色的蕾丝内裤,阴毛都

    显露了一点出来。

    我赶紧把裙子往下拉了拉,对他说:“好了,我要睡了,明天还要上班呢。”他也沒有拒绝,一口答应了

    ,把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完了对我说:“思佳,照顾好自己。”然后往门走去。

    我送他出了家门,把门锁好,然后开始脱衣服去洗澡。

    洗到一半,我听见有人在敲门,我大声的问:“谁啊?”沒有人回答。我也沒有理会,继续洗澡。过了一

    会儿,门又响了。我沒好气的裹着浴巾出来,从猫眼里往外看。

    但是我们这层楼的过道灯坏了,物管一直沒有来得及修,所以外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我正要回浴室,门又响了。我生气的对门外吼去:“谁啊?有病啊?”门外传来了回话,是刘匀宏:“思

    佳,我电瓶车钥匙好像丢你家了,能给我拿出来吗?”

    我只批了一张浴巾,怎么敢随便给他开门?所以我就问他:“你放哪里了?我帮你找找,我在门口递给你

    就是了。”他说:“应该在茶几上。”

    我在茶几上翻了一圈,什么都沒有。我问他:“沒有啊?”他说:“那你开下门,我自己来找,不知道会

    不会不小心弄到沙发底下去了。”

    我想让他赶快拿了走人,也就开了门让他自己进来找。他倒是也沒有因为我披的是浴巾多看我两眼,径直

    走到沙发跟前蹲下去看沙发底下有钥匙沒有。

    我也跟着趴下去找,但是沙发下面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啊。我正准备问他需不需要用手机照着找找,一

    抬头看见他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就像要把我看穿一样。我吓了一跳,问他:“你看着我幹嘛?”他说:

    “思佳,我觉得你好美哦。”我赶紧退了一步。他又笑笑说:“你別误会,我只是觉得你很美而已。”他

    又说:“找不着算了,这么晚了,我也早点回去了,你休息吧。”

    送他离开我才放下心来,觉得刚才好危险,如果他要对我做什么,我可是一点办法也沒有。幸好他改过自

    新了。

    星期一,又是上班的日子了。太烦了。我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衫,披了一件露腰的短款牛仔外套,穿了

    一条九分牛仔裤,配了一双新百伦的运动鞋,因为公司要求除了穿工作制服外只能穿牛仔裤,不允许穿超

    短裙啊、连衣裙啊这些的。

    我也无所谓,我这一套衣服也是上身后非常显身材的,我今天这么穿,专门选了一款半包的BRA,塑形的非

    常好看。

    一天又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去了。6点下班的时候,刘匀宏打来电话说想请我吃饭。我想了想,从昨晚他的表

    现来看,这个人应该沒有之前那么可恶了,我也就答应了和他一起吃晚餐。

    我开车来到他说的这个地方,确实有一点偏,我导航都找了半天才找到这家串串香。他说这家串串香味道

    很不错。是一家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店。

    把车停在门口,走进一个小巷子,左拐右拐的走了半天才到。店名有点意思,叫做“锅里磙”。说的确实

    很生动,锅里的串串顺着煮开了的锅底来回翻磙。看来这个老闆还挺有新意的。

    吃完了串串香,我本来以为就可以走了,沒想到刘匀宏说这家店还有个特色“水烟”。

    我不抽烟的,所以我觉得沒啥意思。他却执意要我去试试,说这个烟不是烤烟,是一种很有趣的烟,很多

    女生都喜欢抽这个烟,沒有瘾的。

    好吧,既然是人家店子里的特色,那还是去试试吧。店里的服务员领着我们上了5楼。5楼每一间都是独立

    的屋子,房门一关,隔音效果都很好。各间屋子都不大,可能10来平方米,有张床、有张桌子,有个矿泉

    水瓶子,上面插着一些吸管。刘匀宏给我说:这就是“水烟”。

    我后来才知道,这哪里是什么“水烟”,“水烟”是有着很大木桶子,里面装着泉水,外面是用叶子烟插

    在烟嘴口上抽的。

    他给我看的这个是“冰”!一种吸了以后会让人产生性慾望的毒品!很多女人就因为这个东西沖昏了头脑

    ,被人家强暴非礼甚至是轮奸了都不知道。

    但是我当时并不知道。我们并排坐在床上,他很熟练的往锡箔纸上放了一些像冰糖一样的东西,他说这些

    东西是烟块。然后吸了两口,递给我说:”思佳,你也嚐嚐。“

    我接过来也吸了两口,那感觉真的不好受,呛得我咳了半天。我说:“不好抽啊,怎么会有女生喜欢啊、

    真是重口。”

    他笑了笑说:“第一口是容易呛到,后面就好了。”然后接过去吸了起来。我觉得沒有意思,就不想吸了

    。坐在旁边玩手机,他就继续在那吸。

    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有点昏昏沉沉的样子,说想躺着吸。我也就坐到了床头上,他自顾自的躺着吸了起来

    。大约过了1小时,我觉得实在太无聊了,打算起身离开。他对我说:“等下吧,你自己出去找不到路。最

    后两口抽了就走。”我也说:“那好吧。”

    不过他又递了过来,说让我也再试试,或许就不会呛到了。反正沒事幹,我又抽了几口,确实沒有这么呛

    人了。不过有一点头昏昏的,感觉四肢有一点发软,身上有一点发热。我以为是屋子太小了闭塞的缘故,

    就把牛仔外套脱了。

    就这么他一口,我一口。我开始感觉到身体轻飘飘的,脑袋昏沉沉的。他看我有一点坐不住了,就说:“

    要不躺下吧,会舒服一点。”

    可能是因为抽了这个的原因,我脑子沒有了理性的思维能力,很自然的就躺了下去,还把鞋给脱了。

    他顺势一把把我拉到他的怀里,我枕着他的手臂,感觉好有安全感。

    他轻轻的用被我枕着的手弯过来抚摸我的脸,我盡然不自觉的把脸靠在他手上,希望他能继续抚摸我。他

    的另一只手隔着T恤衫开始轻柔我的乳房。我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啊~~哦~~~”。就像有魔咒一般的感觉

    ,我的手竟然主动的去拉他的裤子拉鍊。然后从拉鍊缝中把手伸进去,拨开他的内裤,套弄他的肉棒。

    他似乎很享受我的手给他带来的温柔,轻轻的一挺一挺的。刘匀宏对我说:“思佳,给我亲亲。”

    我趴到他的胯下,用手解开他的皮带,拉下他的裤子到膝盖的位置,看到他的龟头早已顶开了内裤露了一

    大截出来。我也把他的内裤拉了下来,然后主动的用嘴去含住他的龟头。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时候感觉到

    他的肉棒让我有一种很期待的冲动。我从他鸡巴的根部一点一点的舔到龟头上,然后又一点一点的舔下去

    ,一只手轻轻套弄他的肉棒,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他的大腿内侧到睾丸之间的位置。我似乎感觉到对精液

    腥味的一种渴望。

    他站了起来,把裤子完全脱掉,让我跪着给他口交。我很乐意这个姿势,有一种小女人即将被这个强壮的

    男人收服的被征服感。

    他弯下腰,把我的T卹脱掉,只让我穿这内衣。他说:“思佳,你的奶罩好性感啊。”我竟然鬼使神差的说

    了一句:“那你要好好伺候好我的奶子哦。”可能这句话太露骨了,也或许是我的样子表现的太骚淫了,

    他一下把我压倒在床上,一只手轻松的从背后解开了我的内衣。一只手疯狂的揉搓我的胸部,嘴也不停的

    用牙齿轻咬我的另一个乳头。

    我本来就很敏感的体质,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我感觉到我的下体一阵阵的燥热。我一只手主动去摸他

    的肉棒,另一只手伸进裤子里开始自己揉搓自己阴唇。

    我感觉自己湿了一大片,整只手上全是液体。

    他停止了对我胸部的爱抚,开始脱我的牛仔裤。因为我的牛仔裤比较紧身,所以他半天沒有脱下来,只退

    到了大腿处。我主动的抬了抬身子,自己用手把裤子脱了下来。

    我故意向他的胸膛贴了上去,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微微嘟起小嘴。他一下明白了我的意思,把嘴贴了上

    来,我们的舌头绞在了一起。

    他一边和我舌吻,一边把我慢慢放躺到了床上,然后扶着肉棒在我的阴道口上下磨蹭。我的唿吸声越来越

    大,“宏哥,插进来。”他沒有理会,继续磨蹭。我呻吟着说:“哦~~哦~~啊~~宏哥,进来~~啊~~。”

    他似乎感觉到了一种真正征服我的快感,我是主动要求他上我,而不是像第一次那样强行的把我吃了。他

    调戏的问我:“什么插进去?”“思佳,你想什么东西插进去?”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非常希望有根大鸡吧狠狠的操我的阴道。

    我说:“哦~~哦~~想宏哥~哦~~宏哥的肉棒插~插进去。”刘匀宏故意装着听不懂的说:“什么是肉棒我不

    知道啊?”

    我知道如果我再不说一些让他觉得刺激的话,估计我要被折磨死了。我只能装可怜的对他说:“要~要宏哥

    的鸡巴,大鸡吧插进来。”

    他似乎看穿了我,知道只要他一步步引导,我肯定会说出一些平时我都说不出的话来。他继续问我:“大

    鸡吧插进哪里去?思佳。”我已经不行了,再这么下去我非疯了不可。我只好哀求道:“大鸡吧插进我的

    小嫩穴里,插进我的骚逼里来,我是你的骚逼,骚女人。”

    他好像听到我说这话非常的刺激“好的,如你所愿,骚逼。”然后用力一挺,整个鸡巴沒入了一大半,我

    龟头直接插进了我的子宫里面。“啊~~”我叫了出来,整个人往后一仰,身体颤抖了两下。

    他开始慢慢抽动,因为之前已经被他上过两次了,阴道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么大的鸡巴在里面抽动,沒有

    出现什么疼痛的感觉,倒是水一直的往外流。一边来回操我,一边用手不停的揉捏我的乳房。

    他每次插进来的时候我都会“啊~”的叫出来,抽出去的时候我都会用身体去迎一下,不希望他的鸡巴离开

    我的身体。随着每一下的深插和速度的加快,我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啊~~啊~~啊~~啊~~啊

    ~~”。

    他真的好会玩女人,我感觉到他揉搓我的乳房轻重适当,带给我的是源源不断的快感。每一下插进我阴道

    的深度都能够把我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潮。他说:“骚逼,昨天晚上看你穿着睡裙老子就想操你了。”

    我意乱情迷、胡言乱语到:“啊~~那~~那你~~啊~~啊~~为什么不操我,操死我!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

    啊~~啊~~。”我身体一阵抽搐,整个阴道紧紧收缩起来,就像一张嘴在不停的吮吸他的鸡巴,然后感觉身

    体里的一股热流喷了出来。但是因为他的肉棒紧紧的插在我的阴道里,所以沒有喷出来,而是慢慢的从阴

    道与他的肉棒的缝隙中溢了出来。我高潮了。

    他一把把我抱起来,把我顶在床边的墙壁上,双手搂着我的大腿,我用手搂着他的脖子,他说:“让你试

    试站着日的威力。”

    说着,抱着我上下摇晃。我整个人的重量全部靠一根肉棒支撑着。他这样的操我,我根本遭不住。

    “啊~~啊~~~宏哥,救我~~我~~我又要来了。”沒想到第二次高潮来的这么快,我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

    啊~~~啊~~~啊~~。”

    我整个人瘫软了下来,趴在他的身上,紧紧的搂着他。

    他说到:“骚货,你爽拉,老子还沒爽呢。等老子爽够了才放过你。”

    说着他让我跪趴在床上,从后面慢慢插了进来。他说着:“这就是老汉推车,看老子推死你。你个贱骚逼

    。”

    他真的太厉害了,我被他幹的神魂颠倒:“啊~啊~我就是你的贱骚逼,啊~哦~~啊~~插死我吧~~啊~~啊~~插

    死我。”我被他推着来回摇晃,两个奶子也随着身体不断的晃动。

    “啊~老子的种来拉!灌爆你个骚娘们儿。”宏哥每次快射精的时候都会说一些很恶毒的髒话,但是在兴致

    上的我已经觉得这是一种更刺激的语言了。我喊到:“啊~~精液~~都射进来~~啊~~,我要给你生个女儿~~

    啊~~我们一起被你操~~啊~~操爆我们~~啊~~。”

    我都沒有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来,但是宏哥听到了似乎更兴奋了,幹到我,他已经非常兴奋了,沒想到我

    说还要给他生个女儿一起被他幹,这么淫荡的话估计沒有几个女人说的出口。

    宏哥已经到了极限了,“额啊~~”,他的一声低吼,我感觉到很有力量的一股暖流一下冲击到了我的子宫

    壁上,磙烫的精液伴着疯狂的抽插,我也高潮的叫了出来“啊~~~啊~~~啊!”

    整个房间忽然安静了下来,宏哥趴在我身上,肉棒还留在我的阴道里。我感觉到还有一些暖流慢慢的在灌

    进我的阴道和子宫里面,感觉小腹的地方胀胀的。估计这次宏哥射的太多了,而我的阴道并不深,子宫也

    不是很大,里面完完全全被灌满了,所以小腹胀了起来。

    他慢慢的抽出肉棒,我看到浓的像浆煳一样的精液一下子倒流了出来,小腹立刻平了下去。我坐起来,用

    手去抓那些流出来的精液,然后一口一口的舔到嘴里去。

    整个嘴边,下巴上全是一层精液,而阴道里面流出来的精液就像是流不完的江河一样,一直往外溢。忽然

    听见有人敲门说:“时间到了。”

    刘匀宏打开了房门,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看见我不断的用手抓起阴道口和床上的精液往嘴里餵,对刘匀宏

    说:“这个够骚啊。”刘匀宏回头看了看我对他说:“这骚娘们儿,要是身体不好的人,10个人都餵不饱

    她。”

    我看他们有说有笑的,似乎并不陌生,而且这个男人应该知道有很多女人在这里被人家操过,不然他也不

    会一点也不惊讶。我看见刘匀宏给了这个男人几百块钱,然后这个男人就走了。

    我似乎并沒有因为陌生人看着我不断的舔精液而感到羞耻,看样子那“冰”的效果还沒有过。

    刘匀宏走了过来,他先自己穿好了衣服,然后帮我把T恤和鞋子穿上,而内裤、内衣和牛仔裤他顺手折起来

    放在了一个塑料口袋里面。然后对我说:“走,思佳。”

    我站了起来,但走的并不是很稳,看样子应该是刚才被幹的太厉害,这会儿阴道有一点隐隐作痛。我的T卹

    是中长款的,刚好能遮住小腹,但是阴道和大腿都还露在外面,站起来的时候精液滴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

    的很清楚。整个大腿内侧全是粘乎乎的精液在流动。

    他扶着我走出了“锅里磙”,在小巷里的时候,有些人看到了我下身什么都沒穿,但是他们似乎也并不觉

    得奇怪。

    走出了巷子我才看见天已经完全黑了,他扶着我走到车子跟前。让我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他来开车。因

    为我昏昏沉沉的,要是开车肯定会出事。车子开过路灯下,光影重重,我越来越累,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感觉头很疼很疼,下身也很疼很疼。我坐起来靠在床边。心里一

    阵莫名的难受。要是说第一次是被强奸的话,那第二次呢?我是主动让他干我的

    ,我真的这么下贱么?

    想着想着眼泪水不住的流了出来。哭够了,我告诉自己,要坚强,赶快处理好这件事。

    我用手摸了摸阴道口,我的天!精液都已经干凝固了,一块一块的粘在阴毛上,恶臭难闻。感觉嘴里和脸

    上都粘乎乎的。我赶紧冲了个澡,把身上那个人留下的污垢都给沖洗干净。然后我又吃了一颗避孕药。

    收拾收拾,下午得赶去公司,不知道经理会不会因为我一声不响的一个上午都沒到处分我。

    这件事只有先缓一缓再说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