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多少偷情,多少爱三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0:34   

    第二天晚上,胜山开着车来到阳明山,照他朋友所说的地址,应该很好找到才

    对,结果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眼看时间就要到了,问了许多人就是沒有人知道在

    哪。胜山火大了,索性不去了,开了蛮久的车,于是下车出来透透气,点了根烟,

    边走边欣赏夜景。

    「啊!原来是往这里走啊,路可真是小条啊!」胜山看了看有点生气,因为那

    条路只有一个人的宽。

    回车上拿了皮包,胜山便心不甘情不愿的往那条坡路走去。走了,不,应该说

    爬了约十五分钟终于到了,出现在胜山眼前是一栋很大的宅院。

    按了门铃,过了一会,一个长得很标緻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她穿着一件背心及

    一件运动裤,那前突后翘的,真是……

    「请问你找谁?」

    「哦!我是来代我朋友健志来当家教的。」

    「是这样子啊!那请你稍等一下,我请示过我家少奶奶。」

    「麻烦小姐了。」

    那女孩转过身缓缓的走了进去。胜山看见她的背影,看着她那双美丽又修长的

    腿,及走路时会左右摇动的翘臀。

    过了一会,另一个女孩走了过来,这女孩也是很漂亮,身穿和刚才那女孩一样

    的衣服,不过年纪似乎比刚才那女孩小。刚才那女孩看起来年纪约二十一、二岁,

    而这个女孩则才十八、九岁。

    女孩走了过来将门打开。

    「老师请进!」

    「谢谢!」说完便走在那女孩后面。

    「哇!好大的院子啊……」

    「老师请进!」

    胜山走了进去,脱了鞋由女孩带领往客厅走去。到达客厅时,胜山看见客厅里

    坐着一位年约三十二、三岁的少妇及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而第一次进来的那

    位女孩则站在后面。

    很颢然的,坐着的则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及少主人,而站在后面与带他进来的则

    是佣人了。

    「欢迎!欢迎!」

    「啊!太太妳好!」

    「请坐!」

    「啊!谢谢!」

    当胜山坐下后,之前的那位女孩则端了一杯饮料过来。

    「老师还未请教大名?」

    「哦,敝姓王名叫胜山与健志是大学时的同班同学。」

    「呵!呵!呵!我昨天有听到健志老师提起,原来今天开始来代替上课的老师

    沒想到长得这么帅啊!」

    「那里,不敢当,不知我要教的学生是……」

    「啊,对不起,我忘了介绍,小惠,还不向老师请安。」说完坐在少妇旁的小

    孩则站了起来向胜山敬个礼然后道声晚安便坐下。

    少妇说:「后面那两位,右边的(年长的女孩)叫东东,左边的叫小茜,老师

    有什么需要可以叫她们做。

    「是的,老师,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们来做。」

    胜山心里想,这么大的房子,怎么只有四个女的,怎么沒有男人呢?想到这,

    胜山左顾右盼,想看看这屋子里是否还有其它人。

    这时,那少妇说话了:「老师不用看了,这里沒有其它人了,就只有我们四个

    人。」

    胜山说:「是这样,那我也不便再多问了,那我就开始上课了!」

    少妇说:「小惠那就开始和老师去上课吧!」

    「是的妈妈,老师请跟我来!」说完便带着胜山往二楼走去。

    到了二楼最底的一间房间,小惠开门请胜山先进去,然后说:「老师,不好意

    思,我先去换一套比较轻松的衣服。」说完便走了。

    胜山看看了书房嘆了口气说:「真是有钱啊!连书房都这么大间。」

    胜山走到一个书柜挑了本书在那翻阅,有人敲门。

    「啊!请进。」

    原来是小茜,她送了杯茶来。

    「请老师慢用。」鞠了个躬便走出了书房。这时小惠刚好走进来,穿着和佣人

    一样的衣服。

    「好!小惠我们开始上课,请问一下,健志老师昨天上到那了?」

    「啊!对了健志老师有留封信要给你。」说完便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封信交给胜

    山。

    胜山接过了信,心想:「这小子早就知道我会答应他要来。」

    拆开了信,信的内容是:

    『胜山:

    招唿语就不用说了,我就直接了当的告诉你吧!看到这四个美女,感

    觉如何呢?是不是有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冲动呢?反正你又沒女朋友,不

    过我会离开是因为我除了要教小惠读书外,还要和她妈妈上床,先不用高

    兴,因为我都快被她妈妈搾干了,那位女主人的性慾实在是太强了,你教

    完小惠后,她会要你进房,到时你就知道了,因为是好友所以才给你这个

    好康,等你也不行了时再找人替你吧!今天你要教小惠的是人体的奥密,

    是课程以外的课,原本是我想,但我真的太虚了,所以换你教了,我想你

    的教法一定和我所想的一样才对,给你检到便宜了。

    对了!你是小惠见到的第二个男人,因为她从出生到现在,都沒有离

    开过那房子,很奇怪吧!我口才不好,所以她母亲不告诉我,你自己去问

    吧!不要把身体玩坏了!

    友 健志』

    胜山看到这心里真是又高兴又气愤,但他想,即然来了就让它顺其自然。

    胜山问:「小惠,昨天上到那?」

    小惠说:「昨天上到第二十页,可是健志老师说今天要上人体的奥密啊!」

    胜山说:「好,我们先上一点课本的东西,其它的待会再说。」

    胜山是故意的,其实他很想马上就上那课。

    上课上了约半个多小时,少妇巧巧走进来,看看胜山正专心的在教而小惠也专

    心的在听,很满意的点点便出去了,出去时胜山看见巧巧所穿的睡衣从门外的光透

    光进来。因睡衣是纱料又因外面的灯光照射进来,因此胜山便看见巧巧睡衣里的春

    光。

    巧巧的身材真看不出她是个三十几岁的妇人,身材一点也不输少女。巧巧可能

    是故意的,故意站在门口然后转身过来看他们上课的情形,胜山的眼光则不时故意

    转到巧巧的身体。

    巧巧出去后,胜山有点血气往上冲的感觉,他看到小惠那大腿时,就开始把持

    不住了,于是说:「小惠,我们先休息一下,待会就上人体的奥密。」

    小惠伸了伸懒腰,站起来做了几下体操。胜山边看她的两个奶子,随着做体操

    在上下左右摇动,一边想:「小惠应该是处女吧!」

    休息了一分钟,胜山要小惠把桌面清干净,然后要小惠坐在桌子上。

    胜山说:「好小惠,我们先上女性的身体,把衣服脱掉!」

    小惠因不常和外界接触过,所以不知道女孩子不该随便就将身体坦呈裸露在男

    人面前,脱掉背心的小惠,一点也看不出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因为那对奶子跟

    本是一个成熟女人的奶子啊!

    胜山看到有点受不了,于是说:「我帮妳脱胸罩!」

    胜山伸出有点颤抖的手,去替小惠解开胸罩。

    解开小惠的奶罩后,小惠的两个奶像炸弹似的跳出在胜山的眼前,胜山看了直

    发呆。

    「老师……老师……你怎么了!就站在那呢?」

    「哦,对不起,我先检查看看。」说完,胜山便用双手抓着小惠的双乳。

    胜山抓着小惠的奶,轻轻的揉捏,他感觉这未成年少女的乳房比较硬,与成年

    女性不同,成年女性的乳房较成熟但比较软。胜山越揉越快且越大力,小惠被胜山

    揉捏着有种莫名奇妙的舒服感。

    胜山看着小惠红烫的脸,知道小惠已开始第一次发浪了,为了让她有难忘的第

    一次,胜山决定温柔的爱抚小惠。

    「小惠,妳的胸部有点硬,老师要用嘴来检查。」

    「老师要怎么检查呢?」

    「这样子!」说完,胜山便用嘴去含住小惠的右奶,左手则继续的抚弄左奶,

    胜山轻轻的吸吮着。

    这时小惠发出了第一声「啊!」

    渐渐地,在胜山的爱抚下,小惠感觉到自己身体轻飘飘的,下半身有种痒的感

    觉。小惠的双腿原来是合着的,在胜山的爱抚之下,她的腿便慢慢张开了。

    胜山认为时机不可失,便开口说:「小惠,老师发觉妳的胸部有问题?」

    小惠听到这,快乐舒服的感觉顿时烟消云散,紧张的问:「那该怎么办?」

    「嗯!老师先看妳下面好了,妳先把裤子脱掉。」

    小惠因为耽心真的有问题,便很快的把短裤及那件用很少布料做成的粉色内裤

    脱掉。此时的小惠已是裸体面对胜山了,胜山看见小惠那耻丘部位的毛很稀疏,不

    像大人那样浓和多,这种幼齿的裸体,是胜山第一次看见及碰到的,令胜山非常愉

    快。

    「来!小惠,妳还是坐在桌上,然后把脚放在桌上,张开让老师检查。」

    小惠照着做,坐在桌上,两手放在后桌面支撑身体,两脚放在桌子两边。

    胜山这时看见那流着刚才被爱抚所流出淫水的未成年少女的阴户,是那么的可

    爱,是那么的小啊!完全是粉红色的,一点都不假,阴户週围并沒有长阴毛,真是

    漂亮的阴户,再加上淫水的衬托,更使阴户有如早晨露水洗礼的玫瑰花。

    胜山又看呆了,经过小惠的叫唤胜山才清醒。

    「啊!小惠,妳那里流出水来了,这可是人体重要的水份,老师要检查看看,

    为什么会让水流出来?」说完便坐在小惠的前面,用手指抚摸小惠的阴唇。

    「啊……老师……这种感觉……好……好奇怪啊……」

    「奇怪?水怎么一直流,让老师舔舔看,如果味道不好,就表示妳有病。」胜

    山一边说,小惠一边点头。

    「好!老师来舔舔看!」

    「对不起老师!要老师舔我尿尿的地方。」

    胜山将头埋进了小惠两腿之间,伸出舌头便往阴户舔去。

    「啊!真是好味道啊,幼齿的淫水和成熟女人的味道就是不一样。」胜山边吸

    吮小惠阴户流出的淫水心里边想。

    「啊……老师……我里面……好痒啊……啊……真的好痒啊!」说完,小惠便

    想将手指伸进阴道去。

    胜山及时制止说:「小惠忍耐一下,因老师在检查,所以会痒,待会老师再帮

    妳抓,现在该吃药了。」

    小惠坐正歪斜的身体,问:「老师知道我的病吗?」

    「嗯!所以该吃药了。」胜山说完便将自己的衣服及裤子脱了个精光,与小惠

    一样赤裸裸的。

    胜山坐在椅子上,要小惠蹲在他的两腿之间,小惠蹲好之后,胜山用手摸着小

    惠的头说:「小惠,现在要吃药,但这药可能会吃的很辛苦。」

    小惠抬头问:「为什么?」

    「药在这里!」胜山持着自己的阳具说。

    「但这药要用吸的,又不能太用力吸,且要看妳吸的方式正确与否?才能决定

    妳是否可以很快的吃到药。」

    「可是老师我不会怎么办呢?」

    「来!妳将它含住,然后上下的吞吐,且在吞吐之际还要用吸的,但不能吸太

    大力及太小力。」

    小惠听完后便开始照着做。

    「啊……小惠……妳真聪明……哦……一教……就……会。」胜山被小惠吹阳

    具吹得爽了起来。

    胜山一边享受小惠的吹喇叭,一边吃了三颗大力丸。等药性发做后,小惠有点

    不能用她的樱桃小口去含它了。

    「老师怎么那么奇怪,我越吸它越大。」

    「呵……呵……呵!对啊!那表示差不多了,来!妳躺在桌上,老师来帮妳餵

    药,及止住妳尿尿的地方不要流水及止痒。」

    小惠听到要替她止痒就很高兴的躺在桌上,然后说:「老师快点,我真的好痒

    哦!」

    小惠躺好后,胜山又继续吸吮小惠的阴户,等淫水更多时才将头离开小惠的两

    腿之间。

    「小惠,开始止住它流水可能会有点痛,但妳忍着,一下子就不会痛,反而可

    以止痒且会很舒服。」

    「那老师不是说要给我吃药吗?」

    「对!等止住水之后老师会把药拿给妳吃。」

    「哦,那老师请开始吧!我会忍住痛的。」

    胜山扶着阳具,描准小惠那又滑、又湿的阴户插入。

    「啊……好……痛……啊……」

    这时胜山才让龟头挤进小惠的阴道中而已。

    「小惠乖!老师刚才不是说一开始会很痛,但一会就不会痛了,忍着点!」胜

    山一边用手爱抚着小惠奶子一边说。

    等小惠开始有点适应了龟头的插入后,胜山又再进一步将阳具往小惠的阴道里

    插。这时阳具已插入小惠阴道里的一半了,小惠紧紧的抓着胜山抚摸奶子的手,似

    乎很痛,但又很听胜山的话忍着痛。

    又过了一阵子,胜山将剩下的再往阴道里插,这时阳具已整根埋入小惠的阴道

    里了。胜山一手继续抚摸小惠的奶子,另一手则去抚摸小惠耻丘上的阴毛及阴蒂。

    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让小惠忘记痛苦。

    渐渐的,小惠的腰开始有点摇晃,并且开始呻吟了。

    「啊……老师……我里面不痛了,但比刚才还要痒啊!老师……」

    胜山听到这,真是非常的高兴,于是说:「好,老师马上帮妳止痒。」

    胜山两手扶着小惠的腰,然后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不知是否只因插入沒有动

    作,所以比较干,还是因为小惠是幼齿,所以感觉阴道非常紧,使得抽插的动作很

    不顺利。不但不顺利,胜山还感觉龟头有点痛,但却可以感觉到龟头顶到子宫那种

    快感。

    「女人阴道连一个小孩都可以生出来,难道我就不能顺利的抽插吗?」想到这

    里,胜山开始加快速度及力气。

    「啊……啊……老师……啊……好……舒服啊……」

    「老……师……快……点……里……面……好痒啊……哎唷……」

    胜山就这样勐烈的抽插,使得小惠得到毕生第一次的高潮,这高潮差点使小惠

    晕倒,因为真的是太爽了。

    胜山加快速度,勐烈抽插,忽然拔了出来,然后又把小惠拉起来说:「小惠,

    快……快把嘴张开,老师要喂药给妳吃……快……」

    小惠很快把嘴张开,胜山便将阳具送入小惠口中,一股又热、又多、又浓的精

    液强力的射入小惠的口中,直入喉咙。

    「小惠,把药吞下肚后帮老师把这个针筒用舌头舔干净。」

    小惠闭着眼照着做。

    「啊!你们俩在做什么?」

    「啊……老闆娘……」

    这时巧巧忽然走了进来,手里端着点心,看见胜山站着,而小惠正用舌头在舔

    胜山的阳具,而且小惠的内腿还有血,这表示小惠处女膜已破了。

    巧巧将点心放在地上,然后检起胜山的衣服说:「你跟我走……」说完便转头

    出去。

    小惠很奇怪的在想:「奇怪!妈妈为什么生气呢?老师在帮我治病啊!」

    「老师我去跟妈妈说!」

    「不用,老师自己去,妳先去洗澡,然后在这里等老师。」说完,胜山便赤裸

    裸的带着紧张的心情往巧巧的房间走去。

    走出书房,胜山低着头走在二楼走廊,他的阳具虽然已经射了精,但仍然是挺

    着的,似乎是向胜山抗议它还能够……

    在走廊上遇见了小茜及东东,两人都盯着胜山的阳具,张着嘴。

    胜山红着脸,加快脚步走着,但他又绕了回来,停在东东及小茜的面前。东东

    依然盯着阳具看,而小茜则抬头看着胜山。

    「不好意思,请问夫人的房间往那儿走?」

    小茜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指了指方向。

    「啊!谢谢妳!小茜。」

    到了巧巧的房间门口,胜山不敢再进一步,因为他做错了事,有点不敢面对房

    里的人,但事情还是要解决,总要面对现实,于是鼓起勇气敲门。

    房里的人答了话后,胜山便扭开喇叭锁,这时这个锁像有如千斤重般的难以扭

    转,见到了巧巧后,胜山用手遮着阳具低着头说:「对不起夫人,我……我……」

    巧巧将手中的酒一口喝了下去,然后走到胜山面前,看了看胜山,然后把胜山

    遮着阳具的手拿开,再用自己的手去握住胜山的阳具。

    胜山以为巧巧要对他的阳具治裁,但却听到了意外的回答。

    巧巧说:「你还年轻,再来一次应该沒问题!」

    胜山惊吓得张着口,不知如何回答,巧巧这时蹲了下来,用手套弄着胜山的阳

    具。

    「你还年青,所以应该可以再来一次,我来把你的吹硬吧!」说完便含住那微

    软的阳具。

    「啊……夫人……这……这……夫人……啊……」

    胜山沒想到这个巧巧的口技竟然是如此高明,甚至比富美还行。

    胜山这时瞻子大了起来,说:「夫人,也该让我来吃你的吧!」说完两人便双

    双倒在地上呈69姿势,巧巧吸吮着胜山的阳具,而胜山则舔着巧巧的阴户。

    「哎……哦……老……老师……舔我屁眼……啊……我快发浪了……啊……」

    「啊……我快受不了……啊……哎唷……好……好难过啊……」

    这时巧巧爬起来,走到床上,然后躺下说:「快……快给我……好好插我……

    啊……」

    胜山便爬到床上,然后抓着巧巧的双腿便往里插。

    「啊……勐烈点……啊……哦……好……大……你的好大啊……顶死我了……

    快往子宫顶啊……哎唷……我要升天了!」

    「老师……待会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往我脸射……啊啊……我要丢

    了……啊……丢了……啊……」

    「夫人……我也要来了……」说完,胜山便将阳具拔了出来,然后再将精液往

    巧巧的脸射去。

    双方休息了一会,巧巧便说:「老师你好棒啊!以后由你来替我女儿上课,薪

    水保证你满意,而且我和我女儿随你上。

    胜山听了这话,简直比得到高潮更爽,便说:「谢谢夫人的好意,为了答谢夫

    人,我再吃夫人的,来回报夫人。」说完便去舔巧巧的阴户。

    这时在外面偷看的小茜及东东已受不了了,东东说:「小茜,我快受不了了,

    我们回去弄吧!」说完,两人便相拥回房。

    胜山回到书房,看见小惠已洗好澡也换好衣服正在唸英文。

    「哦!老师,我妈妈有沒有骂你?」

    「沒有,夫人还要我常常替妳治病,妳的病需要长期医治才会好,所以老师会

    把妳医好的。」

    「谢谢老师!可是老师,我尿尿的地方到现在还有点涨痛!」

    「那沒关系,第一次医这种病都会有这种感觉,但以后会因为习惯而就不会有

    了。」

    「好,我们现在开始继续上课,因为老师十二点就要离开。」

    胜山便开始教小惠读书,在这之间,胜山对小惠毛手毛脚的,还故意告诉小惠

    这是做检查,以后都会随时随地做,这样才能确保病情不会恶化。

    十二点胜山准时离开,这对母女有点依依不捨的把胜山送到大门口。

    巧巧说:「老师,你不如搬到我们这来住,这样比较方便教小惠读书,再说我

    这什么都有就是缺个男人!」

    胜山说:「谢谢夫人的好意,我会考虑看看,那么明天见!」

    回到车上,胜山有点喘,自言自语说:「或许搬到这里来住比较方便,不然每

    天都要爬这么高的山路,还真是累,明天就先住一晚看看吧!」说完便发动车子,

    开回家了。

    回到家时,电梯门打开了,胜山看见一个身穿白衣洋装的女人,靠着墙低着头

    在那望着自己抖动的脚踝。走进一看,原来是玲子。

    「玲子妳来多久了?」

    玲子看见胜山回来,一把就抱住胜山说:「我……我好想你啊!」

    「怎么呢?是不是友良欺负妳!」

    「沒,有只是……只是……」

    「呵……呵……是不是想和我做爱啊!沒问题,可是……友良呢?」

    「我骗他说我今天要住同学家,因为要赶报告,你看!我连作业都带来了。」

    「好好好……进来再说。」

    进了门,两人还未走到客厅,玲子又一把把胜山抱住,并且深深的和胜山接吻

    着,原本勾着胜山脖子的手,便垂下去摸胜山的阳具。

    胜山笑着说:「那么性急啊!」

    「我真的好想要……」

    「好好好,那我们先去洗澡好不好?」

    玲子红着脸点点头,说:「那我先去放水好了。」说完便转头往浴室的方向走

    去。

    胜山又再度将那大力丸拿出三颗往肚子里送,然后就走到浴室。

    走到浴室门口,他看见裸体背对他在玩水的玲子。

    胜山想:「玲子的屁股好圆好结实,幹屁眼一定很爽,待会就来插屁眼!」

    胜山又想:「真奇怪,自从认识富美后,我的桃花运一直来,而且又有大力丸

    可用。

    胜山将衣服脱掉后进入浴室,但沒有关门,因为屋子里也只有他和玲子两人所

    以不必关。胜山将玲子搂住便与她接吻,他用手去抚摸她那未流淫水的阴户,她则

    用手去套弄着他的阳具。

    玲子说:「胜山,我来替你抹肥皂。

    胜山坐在地板上,而玲子则先用勺子装水淋在胜山的身上,然后再装一脸盆的

    水,放入沐浴乳再将水打出许多泡沬,跪坐在胜山面前,说:「我用我给友良洗澡

    的方式替你洗。」

    「如何洗啊?」

    胜山看见玲子拿起脸盆将乳房浸在里面然后拿出来,再起身走到胜山背后,身

    体靠着身体,用她那对丰满的奶子来替胜山刷背,胜山第一次嚐到这种滑滑又软软

    又热热的感觉。玲子一面替胜山刷背一面呻吟着,因为这样也等于刺激着奶子,也

    能得到兴奋。

    刷完背部,玲子走到胜山面前,要胜山身体向后仰,然后用手在脸盆里盛了水

    往自己阴毛及阴户里抹去。胜山身体向后仰用手支撑身体,玲子则用嫩滑的阴唇去

    磨擦着胜山的脸,这种感觉真使胜山乐得要上天了。

    玲子再用阴毛去刷胜山的身体,刷好后再要胜山站起来,用奶子去磨擦胜山的

    双腿,再用肥皂均匀的涂在阳具上,用坚挺的奶子去洗那阳具。沖完水后,玲子便

    开始用口去舔着胜山的阳具,吸吮着胜山的阳具,舔着胜山的睪丸,最令胜山销魂

    的是玲子竟去舔胜山的屁眼,这是前所未有的快感啊。

    胜山被玲子舔着发出了爽快的声音,屁眼是男人早洩的玫命点,胜山被玲子舔

    沒多久便有股要射精的冲动。

    「玲子……快……含住它……快……要……出了……」

    玲子马上含住阳具,勐烈的抽送,一股热流便这样射进了口中,玲子便将整个

    精液都吞下去,还将手指伸进口中去逗弄舌头。

    「玲子妳坐在马桶盖上,我来吃妳的东西!」

    玲子便坐在马桶盖上,两脚也一起放在上面,使她的阴户呈现在胜山面前,胜

    山用水洗了玲子的阴户,然后用舌头去舔那块嫩肉。玲子一面享受被吃,一面用双

    手很用力的揉着自己那对弹而有力且丰满的奶子。

    玲子很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奶子,好像要把它揉破那般。

    胜山舔着玲子的小穴,舔得津津有味,真有点捨不得离开,要不是玲子已在喊

    他,胜山可能舔到天亮都不嫌累。

    玲子躺在浴缸里,与胜山在水中交合着,这也是胜山第一次这样做。他一边幹

    着玲子,一边在心里暗爽,今天运气不错,玩到幼齿的,还有现在这么不曾有过的

    招式。

    浴缸的水随着胜山的摇动而起伏着,忽然看到由水里浮出了许多白色块状的东

    西,原来那是胜山的精液。

    两人互相洗了澡,便相拥而睡。第二天天一亮,两人又再度搞了一次,因玲子

    今天真的有报告要交,所以两人依依不捨的分开。

    胜山因昨晚和三个人作爱、又晚睡,于是打了电话向公司请了假便又继续睡。

    睡到中午,听到有人按门铃,胜山本来不想起来去应门,但那门铃一直响着,使他

    很不耐烦并且气愤的跑去开门,一打开门,原来是张秘书。

    张秘书一进来,便问:「经理,你今天沒来上班,我很耽心所以我……我来看

    你。」

    胜山听了,气消了笑笑道:「我看妳来并不是来看我,而是来看我弟弟,是不

    是?」

    「弟弟?」张秘书有点莫明奇妙。

    「是我的阳具。」

    张秘书一听红着脸忙着想要解释但却被胜山止住。

    「沒关系,如果妳耽心,可以来试试它是否健壮如山。」说完便拉着张秘书的

    手进房间。

    胜山将衣服全部脱光,躺在床上看着张秘书说:「来吧!来试试看吧!」

    张秘书有点不好意思的慢慢的走到床边。

    「快点,时间有限,等一下沒有爽到又迟到,妳可是划不来。」

    张秘书很快的把全部的衣服都脱掉,然后和胜山吻了一下便採六九姿势,互相

    舔着对方的性器。

    「好了!张秘书,明天再好好幹妳,现在就来幹吧!不然真的要迟到了。」

    张秘书有点捨不得胜山的阳具离开她的嘴,但因胜山这样体贴的为她的迟到着

    想,因此便转过身,然后握着阳具骑了上去。

    今天他们採女上男下的姿势,胜山两手抓着张秘书的奶子,随着张秘书上下的

    扭动,胜山觉得手有点累,便将一手放下去抚摸张秘书的阴蒂。张秘书的阴蒂被胜

    山这么一摸,加速了高潮的到来,胜山还未射精,张秘书己丢了三次,最后一次丢

    己使她精疲力盡,趴在胜山的身上,换胜山上下的的做突刺的动作。

    胜山觉得这种动作很累又不爽,于是翻了身,换张秘书躺在床上,然后胜山勐

    烈的抽插,使得张秘书得到第四次高潮。事毕,张秘书为了怕迟到,连休息也不休

    息,挺着又累又在摇晃的身体赶回公司。

    胜山看看时间,才一点多几分,便又继续睡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